浅析《刑法修正案(九)》贪污受贿犯罪的修正(何莉平)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01 ?浏览次数:13621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

浅析《刑法修正案(九)》贪污受贿犯罪的修正
????????????????? -——《刑法修正案(九)》的理解与适用?????????????????????
?
?
摘要:在十八大后反腐潮流高涨的大背景下,我国对刑法修正案(九)进行了起草,其中对贪污贿赂犯罪条文的修正更是引起热议。目前适用的贪污受贿犯罪条文是由1997年刑法典确定,制定、施行时间已经长达二十余年,经济、社会环境的不断发展、变化使其不适应现今反腐要求。此次修正根据目前形势对贪污受贿犯罪的量刑标准、量刑幅度等进行了重要调整、修正,同时增设了量刑情节和“终身监禁”制度,增加了量刑梯度、多样化惩处方式,加强了对贪污受贿犯罪的打击力度,一定程度上缓解贪污、受贿犯罪审判中量刑不均问题,维护司法公正。(4470字)
关键词:刑法修正案(九)贪污受贿?量刑标准 量刑情节
2015年8月29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刑法修正案(九)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该修正案涉及刑法总则部分共4条,涉及分则部分共47条;废除9个罪名的死刑,并废除、增加、修改了部分罪名,总体而言是扩大了犯罪圈,加大了刑罚的处罚力度。其中对腐败犯罪中贪污、受贿犯罪条文,做出了重要的修改,完善、加大对腐败犯罪的惩处,是本次改革的一大亮点。本文将就此方面的修正作浅显分析。
一、?? 贪污、受贿犯罪条文的修正背景
目前适用的贪污、受贿犯罪法条是由1997年刑法典确立的,把贪污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由原来的概括性规定改为四档具体数额标准,原意是为了增强司法操作性,但经过多年的实践经验发现,这种具体数额标准不能够适应社会发展,审判实际中可能出现违背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司法不公正量刑。仅以数额作为定罪量刑的标准已不科学,长期受到司法理论界和实务界的诟病。
现行的刑法对贪污受贿犯罪以5000元、5万元和10万元的具体数字作为量刑标准,法定刑之间轻重衔接梯度不明显,重合现象严重。一是贪污受贿数额不满五千元的,无论情节轻重,都要以犯罪论处,只是情节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给予非刑罚的处罚即行政处分。情节较重的,则处以六个月到二年的有期徒刑或者一个月到六个月的拘役;贪污受贿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之间的,一般处以一年到七年的有期徒刑,这样出现了贪污罪受贿罪的第一档次法定刑的最高限二年与第二档次的法定刑最低限一年重合的怪现象;贪污受贿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之间时,一般处以五年到十五年的有期徒刑,可并处没收财产,这样贪污受贿罪的第三档次的法定刑的最低限五年与第二档次的法定刑的最高限七年又出现重合的情形。同样,当我们看到行为人的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时,一般处以十年到十五年的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并处没收财产,这样贪污受贿罪的第四档次的法定刑的最低限十年与第三档次的法定刑的最高限十五年又出现重合情况。
此外,贪污受贿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之间,情节严重的,处以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贪污受贿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之间,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贪污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如果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这样导致贪污罪受贿罪各档次法定刑之间的悬殊太大,缺乏梯度,受贿的数额和量刑之间拉不开差距,不利于实现罪刑均衡;同时贪污受贿案件各案情节差别很大,情况复杂,单纯考虑数额,难以全面反映具体个罪的社会危害性。
这种量刑上的不平衡在实际判例中对比十分明显。仅2014年在我院审理案件中,无减轻情节,5人因贪污、受贿数额20-4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而另两人贪污、受贿200余万元同样被判处十余年,相差较大的数额,在量刑上却相差不大。在社会上具有影响力的案件中,这种量刑上的不平衡体现更是明显,往往犯罪数额几百万元到几千万元,均在十年至十五年量刑,判处无期徒刑的情况较少,判处死刑的情况更是寥寥几人。而死刑是刑罚体系中最严厉的一种刑罚,立法者期望其发挥“杀一儆百”的一般威慑、预防作用,贪污受贿犯罪分子都是具有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犯罪时比较隐蔽,其在作案后逃脱刑罚制裁的侥幸心理较之一般的刑事犯罪更为明显,而死刑在贪污、受贿案件中的极少适用,更是降低了其威慑程度。
因此,刑法修正案(九)确定数额较大或情节较重、数额巨大或情节严重、数额特别巨大或情节特别严重三种情况,相应规定三档刑罚,并对数额特别巨大,使国家和人民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保留适用死刑的量刑标准,正是针对此种刑罚单一、档次重合、量刑不均情形,做出的相对应修正。
二、?? 对贪污、贿赂犯罪条文的具体修改
刑法修正案(九)对现有刑法贪污条文进行了重大修正。刑法修正案(九)第三十九条规定:将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修改为:“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有第一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有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处罚。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项规定情形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 对其修正内容主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解读:
(一)、修改了贪污罪和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
贪污、受贿罪取消原来的具体数额限制,将犯罪案件的情节和数额进行了综合,以“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和“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代替具体数额,作为定罪量刑标准。现行刑法对贪污受贿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规定具体数额是根据当时惩治贪污受贿犯罪的实际需要和司法机关的要求做出的,但从实践情况看,规定数额虽然具体明确,但是此类犯罪情节差别很大,情况复杂,单纯考虑数额,难以全面反映具体各罪的社会危害性。同时,数额规定过死,有时难以根据个案的不同情况做出不同的刑罚,导致贪污、受贿案件只要犯罪数额在十万元以上,无论数额大小、情节严重与否,除非适用无期徒刑、死刑,只能在十年以上、十五年以下量刑,要么一棒子打死,要么轻判,难以体现量刑梯度,刑罚方式缺乏多样性。根据目前的审判实践经验,对量刑不做具体数额的规定更能够适应现今要求。同时刑法修正案(九)对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保留适用死刑,增加打击贪污贿赂犯罪的威慑力,同时体现了“违法必究”的法治精神,也实现了法治效果与民意的完美结合。
(二)、增加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规定,对重大贪污犯罪规定“终生监禁”。
刑法修正案(九)除开对量刑标准做出重大修正外,还对量刑情节有所确定:1、增加了从轻、减轻处罚的规定。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对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的犯罪分子,可以适用从轻、减轻处罚。此规定适应反腐斗争的实际需要,有利于贪腐犯罪分子配合司法工作,交代犯罪事实,同时也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而具体定罪量刑幅度可由司法机关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掌握,或者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制定司法解释予以确定;2、对重大贪污犯罪规定了“终身监禁”制度。刑法修正案(九)首次增设了“终生监禁”条款,规定“对特别重大的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贪污受贿犯罪,在其死缓法定减刑为无期徒刑后可能被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此条款针对的当前反腐过程中存在的一些乱象。我国刑司法实践中存在“重定罪量刑,轻刑罚执行”的现象,人民往往重视对犯罪分子的立案、侦查、判处,但对所判刑期的实际执行情况并不关注,而在改造过程中,由于各种因素,也存在贪腐犯罪分子违反法律规定,利用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等方式逃脱法律惩治的乱象,严重损害了我国法律权威和司法公信力,此条规定对贪污受贿犯罪人员的减刑、假释进行了限制,提高贪污受贿犯罪的犯罪成本,也一定程度上防治乱象。同时我国已经逐步减少死刑罪名的适用,将“终身监禁”制度引入,顺应我国目前死刑废、减趋势,“终身监禁”制度将逐步成为震慑贪腐犯罪的有力存在。
(三)、增加了禁止从业性规定,达到特殊预防犯罪的目的。
虽然禁业性规定非是在本条中规定的,但其由刑法修正案(九)总则确定,对刑法全文进行指导,对打击贪污受贿犯罪亦有重大意义,因此本文也对此也稍作分析。本次修正增加了对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人员,可以在一定期限内限制其从事相关的行业的规定,虽然禁业性规定在其他法律、行政法规中多有出现,但是此次是在刑法中、从刑事犯罪的角度对禁业规定进行了明确,非同一般。这些修改一方面使刑法关于惩治贪污罪、受贿罪的规定,能够在司法实践中做到罪刑相适应,同时限制了贪腐犯罪重要原由之一的行贿人员的从业资格,防止出现屡打不止、贪腐复发的情形,切断了受贿犯罪链条,加大了对贪腐犯罪的处罚力度,
三、?? 重要意义和需要注意的问题
这次修正案对贪污受贿犯罪条文的修正是在多次讨论、长期实践的基础上做出的,修改内容众多,程度颇强,意义重大,进步意义明显。1、贪污、受贿、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更加科学合理。修正案草案改变了仅仅以数额为区分量刑档次的规定,改为数额结合情节的区分方式。考虑到了实践中的复杂情况,能够使罪责刑相一致。同时,数额加情节也是许多罪名如盗窃罪等入罪量刑的规定方式,这样规定符合立法规定的发展趋势。2、贪污、受贿、受贿罪的规定更加简洁明了。现行的规定有四个量刑档次,四个量刑档次内又有不同情形,规定复杂,而且存在重叠。修正案草案由原来的四个量刑档次减少为三个量刑档次,相互衔接,适用简单。3、在刑法中不再规定具体数额,由司法机关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掌握或者由最高法、最高检通过制定司法解释来予以确定,也符合立法规定的发展趋势。这使得以后可以根据经济社会形势的改变,不需要修正刑就可以改变贪污、受贿、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保持了刑法规定的稳定性。
但是,刑法修正案(九)对贪污、受贿犯罪量刑标准档次不再规定具体数额,发条适用实际操作性较差,可能导致法官的自由裁量空间扩大,立案、量刑等环节滋生腐败,因此最高法、最高检应尽快的此适用幅度做出相应的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发条的适用性,增强实践操作可能性。
参考文献:
[1]胡云腾,张金龙,邱兴隆:中国死刑问题反思:上[J].中国律师,1999(2)
[2]穆春娇:贪污贿赂犯罪适用死刑问题研究[J].法制与经济,2009(194)
[3] 孟粉,王付军.增设终生监禁意义何在[N].北京日报,2015-9-9(18)
[4]汪勇. 刑法修正案(九)逐条解析[DB/OL].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TcwNDIyNw==&mid=210019839&idx=2&sn=0a328091fddb1a13faba47f43c332d5e&scene=0#rd,2015-08-31/2015-10-23.